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宠物酒店 > 文章

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日期:2019-06-14

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大师姐,我客人找我有事呢,我先过去了”我对大师姐说。   “你去忙你的,一会我也送机场了”大师姐很是善解人意,也许,在她心中,这根本不算事。

  “娜姐,找我有事?”我傻傻地坐下,傻傻地问。

  “我就想问你到底想和谁坐在一起?”张雅娜直截了当。

  “当然是和你呀”我老实地回答。

  “那干嘛要跟着别人走?”  “她叫我过去,我又不知道怎么拒绝”  “出来做事,先要学会拒绝,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你可以找一万个不过去的理由来给对方下台阶,实在想不出就实话实说,说你要来陪我就是,何必让自己那么为难?”张雅娜说这些的时候与我大师姐给我们培训的时候表情是一样的。 最大的区别是,张雅娜是我的女人,但大师姐只是窝边的草。 不食窝边草是大家一致倡导一个原则,事实上根本无需强调,食窝边草的几率很少。   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旅游资源丰富,导游们大多以当地接待为主,又恰好这里夏天特别长,整天被太阳暴晒,所有人皮肤都特别不好,加上操心多,熬夜多,多好的底子几年下来就耗光了,要找漂亮的这难度非常大。

后来我有一次和一群同事喝多了,说起这事,让每个在座的男人都认真想想,选一个自己看得上的去××,我说这是皇帝的权利呢,但即便这样,真要让我在这里选一个,我还是选择做太监的待遇。

  张雅娜见我不说话,补了句:真是个傻孩子!  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傻,只是很奇怪,这么傻的我,张雅娜怎么会看得上?我问张雅娜。   “就是看上你傻得天真呢,其实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愚笨,这种混法在这个社会是立不住脚的,但我更害怕你八面玲珑的将来,那时的你阅人无数,和所有人打交道都左右逢源,游刃有余,”  “那你说要我怎么做?”  “听天由命,看你的造化吧,我不能因为你可能会变坏就不去爱你现在的纯情”张雅娜又一副伤感的表情。

仿佛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她不喜欢的样子。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爱你,你是我碰到的最好的女人”我感觉自己在讨好张雅娜时很自然也很能说了。   “下午我们去爬山吧,我想在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些美好的回忆”张雅娜看着我喝完粥。 “答应我一件事,以后都要保持吃早餐,不管多忙多累,这个不难做到,只需要坚持就好”我说我保证做到,不需要监督,我只是怎么也不明白,那么喜欢我张雅娜在可以控制和约束我的时候不让我保证不去招惹其他女人。

或许她根本就知道,坚持吃早餐容易做到,保证洁身自好很难吧。   景区的山坡并不是很高,我们沿着一条荒凉的小道往山顶走,这是一个看瀑布为主的景点,正逢夏天,丰水季节,瀑布的水流很大,一条硕大的白龙从与邻国接壤的山腰里喷薄而出,三级跌落在下面的深潭,悬挂成一条造型好看的白练。 游客们乘着竹排从下游漂到深潭,水花溅上所有人的身子,打湿了大家的衣物,在盛夏的中午更让人觉得凉爽无比,男男女女的客人都大声尖叫和欢呼,而他们的声音尽管已经很卖力了,在轰隆隆的瀑布声里被淹没的没了声息。 竹排有次序地一趟接着一趟穿行在水面上,几条单人小排追逐和跟踪着游客,兜售着他们的小商品,这是邻国的山民看着我们的商机来挣人民币了,一个个笑逐颜开,说着并不难听懂的中国话,这画面特别温馨和喜悦。

  我与张雅娜走得是一条摄影发烧友的路线,发烧友的路线和常人的路线往往是不同的,他们需要的角度和拿着自拍杆信手就几张的人也是大不相同的,景区在山顶建了一个摄影棚,有一条石板路一直通到上面,因为人走的少,显得有些荒凉。   摄影发烧友们对光线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的,往往会为取得一个心中理想的光线,不惜等上几个小时。

而摄影发烧友喜欢的大致都是在早晨和傍晚,这时是下午,山道上没有一个人,张雅娜换了平底的运动鞋,白色的运动短裙和一件白色的运动衫,一个红色的发带把头发拢在一起,这样装扮的张雅娜看起来精神抖擞,英气逼人。 宽松的运动衫释放着两只小兔子,张雅娜只是轻轻一迈开步子,两只小兔子就欢快地跳跃起来。

  几百米的小山坡对于我这种刚退出现役的人来说,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我说:我让你先走五分钟,我再追上你。 面对这种运动项目,我争强好胜的习惯本能地跳出来。

  “我才不要跟你比赛,我说过我只是来留记忆的”张雅娜说:“背我上山”  张雅娜站在第一个台阶边,一动不动,张开手作势等我背。

  背她上山,这真是个很特别的注意,没有人可以享受这种待遇的,也没有几个男人可以背一个大女人走到山顶的,但我可以,我想我可以的。   张雅娜并不是一个娇小的女孩,都说美女不过百,但张雅娜的体重总该有一百一十,这也不影响她作为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存在。

关于身材和体重的注重其实都是本末倒置的行为,一个女人没有一副好看的脸蛋,没有白皙的皮肤,每天在减肥减肥,这方向就错了。

  我下蹲,让张雅娜趴在我的背上,虽然早已有了肌肤之亲,但此时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亲密接触,仍然然我有点小紧张,尤其是我的背上的感觉,那软绵绵的两只小兔子正被我们两人挤压在前胸和后背之间。

这让我有点羞涩。

脸红了,也或许是用力憋红了。

  我开始往上走,张雅娜在我耳朵边数数,一、而、三……  道路越来越陡峭,感觉到背上的张雅娜越来越重。

我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   “加油,小伙子,”张雅娜在给我鼓劲,“不到山顶我是不会下来的”  “我一定能把你背到山顶的,这算不了什么,想起骨干轮训队时,每次五公里越野结束,球场上的三百个俯卧撑,”我自信满满地说,现在才刚到考验体力的阶段还没到考验毅力的时候。

  我把箍着张雅娜双腿的手往上抬了抬,让张雅娜的身子更舒服地趴在我的背上。   “没有力气我可以给你加油”张雅娜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问:“有力气了吗?”  “有力气了,再来一下力气会更大”我醒悟过来。

  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我得到张雅娜的亲吻后体力又恢复过来了。   三百六十一、三百六十二、三百六十三……。

宠物大全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宠物大全www.3469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